Loading
壹凸新聞
壹 凸 為 快 開放『壹凸為快』專欄 讓民眾一吐為快
唯投稿並不設酬金 投稿前敬請留意! 應用本篇文章

司法改革真的不能再拖了

阅读简体中文版 註記本篇文章

2012年2月 大字 標準 小字
 最高法院前院長楊仁壽於退休交接儀式上,嚴詞批評總統順應下級審法院法官要求,檢討最高法院保密分案制度,是行政干預審判,得到在場最高法院法官們熱烈掌聲回應,立即引起軒然大波,而此一事件,恰恰顯示了最高法院的問題嚴重,司法改革不能再拖了。

楊仁壽卸任最高法院院長,一改許多首長卸任感恩致謝的發言,既炮轟總統、抨擊身為司法大家長的司法院長,也批評接任院長的學弟,更指責籲請改革的一審法官,開創史無前例的紀錄,若是楊仁壽「其言也善」就罷了,但楊仁壽的指控卻如同政客選舉語言,毫無事實根據,全憑臆測,栽贓抹黑。

何況,楊仁壽如果心繫司法改革,念茲在茲,在院長任內就可振聾發聵,「上打總統,下打法官」,發揮法律人只問是非,敢言直言的性格,為什麼要忍數十年,臨到卸任時才要說。

錯就錯在楊仁壽的指控,全無事實和
證據做基礎,如同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林孟皇所言,總統針對不涉及個案的司法行政事宜指示改革方向,有何不可,且改革保密分案,竟被說成「受年輕法官慫恿」、「把手伸進了確保獨立的保密分案之中」,這一指控有確實證據嗎?

試想,若楊仁壽還是在位法官,這樣毫無事證任意指控,所作成的判決,要叫民眾如何信服司法的審判。

以楊仁壽「保密分案,才能確保獨立審判」的邏輯,我國現行一、二審法院,依據公開分案作成的判決,難道就不是獨立審判下作成的嗎?何況還有不少比例的案件,是屬於不能上訴第三審,這些二審定讞案件,還比第三審定讞來得多。

況且刑事訴訟法第三八九條但書:「第三審法院之判決,不經言詞辯論為之。但法院認為有必要者,得命辯論。」所以一旦言詞辯論,五位法官高坐法檯,不正是向當事人公開承審法官是誰。

最高法院採取保密分案制度的理由,說是為了避免法官受到外力的干擾與威脅,為什麼下級法院不採而獨有最高法院如此呢?因為下級審是事實審,必須開庭,無從保密,而最高法院則是法律審,幾乎從不開庭,於是乾脆採取保密分案制度,在判做成之前,當事人不會知道誰是審判者,最高法院的保密分案制度甚為徹底,一度徹底到當事人如果在審判期間閱卷,就會另行分案,絕不讓當事人知道受理案件的法官姓名。

不過,採取保密分案制度的理由似是而非,而且顯示了最高法院觀念錯誤的程度,因公開審判是司法最基本的憲改要求,事實審應該公開審判,法律審何嘗不該?公開審判絕不只是開庭時需要公開調查證據而已。

涉案當事人不知道由誰審判,許多問題都會存在,例如當事人失去聲請法官迴避的權利,而最高法院採合議庭,判決書公布時,連誰是主辦法官也看不出來,共同分擔責任有時也就是不易究責的代名詞,且違反公開審判原則,是多麼嚴重的事,最高法院竟然死守不放,真的太離譜了。

用避免外界干涉審判為由維持保密分案,是說不通的,如果不必堅持公開審判,下級法院何不也用相同的理由採取保密分案,而最高法院從不開庭進行言詞辯,將所有的案件都當作簡易案件處理,此正是保密分案思想的流弊,如果下級法院法官不會因為當事人知道誰是法官而無法維持審判獨立,難不成最高法院法官沒有抗壓性。

最高法院從院長到法官,對於改革保密分案制度的抗拒,到達了令人驚訝的程度,背後也顯示自恃威權不容挑戰,但做法官不是在做官,最高法院公信力,只會來自於裁判的品質,不是來自於官階職位,更不是來自於外界不能知道誰在審判,誰該為有問題裁判負責,看來司法改革真的不能再拖了。(林福川)



自訂搜尋
其 他 可 能 相 關 標 題
行動裝置閱讀本篇新聞

台北耳語 蘇蔡端不出牛肉? 諸葛門
台北耳語 民進黨是魔鬼黨? 諸葛門
阿扁服刑想解套 應找出釋放理由
兩岸誠心有共識 後續協商更樂觀
江陳八會貢獻大 兩岸雙贏新階段
讓恥感社會的知恥既顧面子也顧裡子
貪瀆應無藍綠分 朝野共同來肅貪
檢調搜索嘉縣府 雷大雨小惹爭議
時事述評 高捷財務亮紅燈 明年面臨破產
時 間 相 近 標 題
民進黨敗選檢討獨對蔡英文責任「留白」
有此一說 最高法院分案透明有何不怕?


  • 莊連豪 林福川
  • 鍾馗專欄 張小華專欄
  • 小小論壇 美牛的問題在美國
    有此一說 民進黨沒能力因應時代變革!
    小小論壇 他瘋我不瘋
    台北耳語 陳菊任重道遠? 諸葛門
    蔡英文臨別省悟 民進黨走向中國
    台北耳語 呂秀蓮醜化小英? 諸葛門
    林書豪風靡全球 賞球技大家開心
    民進黨面對失敗態度才是檢討關鍵
    有此一說 不是一條河,而是二條河
    小小論壇 郭金龍掘出北京台北心靈運河!
    台北耳語 綠營最後一哩路? ◎諸葛門

    top
    @ e2.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